第九卷 南本大般涅槃经

发布日期:2019-06-26 08:40:50编辑:宋沙门慧严阅读次数:

地藏经地藏菩萨本愿经地藏菩萨本愿经全文

  第九卷 南本大般涅槃经

  月喻品第十五

  佛告迦葉:譬如有人见月不现,皆言月没而作没想,而此月性实无没也;转现他方,彼处众生复谓月出,而此月性实无出也。何以故?以须弥山障故不现,其月常生,性无出没。如来应供正遍知亦复如是,出现三千大千世界,或阎浮提示有父母,众生皆谓生阎浮提,或阎浮提示现涅槃,如来之性实无涅槃,而诸众生皆谓如来实般涅槃。譬如月没,善男子,如来之性实无生灭,为化众生示有生灭。

  善男子,如此满月余方见半,此方半月余方见满;阎浮提人若见月初,皆谓一日起初月想,见月盛满,谓十五日生盛满想,而此月性实无亏盈,因须弥山而有增减。善男子,如来亦尔,于阎浮提或现初生,或现涅槃。现始生时,犹如初月,一切皆谓童子初生;行于七步,如二日月;或复示现入于书堂,如三日月;示现出家,如八日月;放大智慧微妙光明,能破无量众生魔众,如十五日盛满之月;或复示现三十二相、八十种好以自庄严而现涅槃,喻如月蚀。如是众生所见不同,或见半月,或见满月,或见月蚀,而此月性实无增减侵蚀之者,常是满月。如来之身亦复如是,是故名为常住不变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满月一切悉现,在在处处,城邑聚落,山泽水中,若井若池,及诸水器,一切皆现。有诸众生行百由旬、百千由旬,见月常随,凡夫愚人妄生忆想言:;我本于城邑屋宅见如是月,今复于此空泽见之,为是本月,为异于本?各作是念,月形大小,或言如鍑口,或言如车轮,或言如四十九由旬。一切皆见月之光明,或见团圆,犹如金盘。是月性一,种种众生各见异相。善男子,如来亦尔,出现于世,或有人天而作是念:;如来今者在我前住。复有畜生亦生是念:;如来今者在我前住。或有聋哑亦见如来有聋哑相。众生杂类,言音各异,皆谓如来悉同己语,亦各生念:;在我舍宅,受我供养。或有众生见如来身广大无量,或见微小,或有见佛是声闻像,或复有见为缘觉像。有诸外道复各念言:;如来今者在我法中出家学道。或有众生复作是念:;如来今者独为我故出现于世。如来实性喻如彼月,即是法身,是无生身、方便之身,随顺于世,示现无量本业因缘,在在处处示现有生,犹如彼月。以是义故,如来常住,无有变异。

  复次,善男子,如罗睺罗阿修罗王以手遮月,世间诸人咸谓月蚀。阿修罗王实不能蚀,以阿修罗障其明故,是月团圆,无有亏损,但以手障故使不现。若摄手时,世间咸谓月复还生,皆言是月多受苦恼。假使百千阿修罗王不能恼之。如来亦尔,示有众生于如来所,生粗恶心,出佛身血,起五逆罪至一阐提,为未来世诸众生故,如是示现坏僧断法而作留难。假使无量百千诸魔不能侵出如来身血。所以者何?如来之身无有血肉筋脉骨髓,如来真实,实无恼坏,众生皆谓法僧毁坏、如来灭尽,而如来性真实无变,无有破坏,随顺世间如是示现。

  复次,善男子,如二人斗,若以刀杖伤身出血,虽至于死不起杀想,如是业相轻而不重。于如来所本无杀心,虽出身血,是业亦尔,轻而不重。如来如是于未来世,为化众生示现业报。

  复次,善男子,犹如良医勤教其子医方根本:;此是根药,此是茎药,此是色药,种种相貌,汝当善知。其子敬奉父之所敕,精勤习学,善解诸药。是医后时寿尽命终,其子号慕而作是言:;父本教我,根药如是,茎药如是,华药如是,色相如是。如来亦尔,为化众生示现制戒:;应当如是受持,莫犯作五逆罪、诽谤正法及一阐提。为未来世起是事者是故示现,欲令比丘于佛灭后作如是知,此是契经甚深之义,此是戒律轻重之相,此是阿毗昙分别法句,如彼医子。

  复次,善男子,如人见月,六月一蚀,而上诸天须臾之间已见月蚀。何以故?彼天日长,人间短故。善男子,如来亦尔,天人咸谓如来短寿,如彼天人须臾之间频见月蚀。如来又于须臾之间示现百千万亿涅槃,断烦恼魔、阴魔、死魔,是故百千万亿天魔悉知如来入般涅槃。又复示现无量百千先业因缘,随顺世间种种性故,示现如是无量无边不可思议。是故如来常住无变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明月,众生乐见,是故称月号为乐见。众生若有贪恚愚痴,则不得称为乐见也。如来如是,其性纯善,清净无垢,是最可称为乐见也。乐法众生视之无厌,恶心之人不喜瞻睹。以是义故,故言如来譬如明月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日出有三时异,谓春、夏、冬,冬日则短,春日处中,夏日极长。如来亦尔,于此三千大千世界,为短寿者及诸声闻示现短寿,斯等见已,咸谓如来寿命短促,喻如冬日;为诸菩萨示现中寿,若至一劫若减一劫,喻如春日;唯佛睹佛,其寿无量,喻如夏日。

  善男子,如来所说方等大乘微密之教,示现世间,雨大法雨。于未来世,若有人能护持是典,开示分别利益众生,当知是辈是真菩萨,喻如盛夏天降甘雨。若有声闻、缘觉之人,闻佛如来微密之教,喻如冬日多遇冷患。菩萨之人若闻如是微密教诲,如来常住,性无变易,喻如春日萌芽开敷。而如来性实无长短,为世间故示现如是,即是诸佛真实法性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众星,昼则不现,而人皆谓昼星灭没,其实不没,所以不现,日光映故;如来亦尔,声闻、缘觉不能得见,犹如世人不见昼星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阴闇,日月不现,愚人谓言日月失没,而是日月实无失没。如来正法灭尽之时,三宝现没亦复如是,非为永灭。是故当知,如来常住,无有变易。何以故?三宝真性不为诸垢之所染故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黑月,彗星夜现,其明炎炽暂出还没,众生见已生不祥想。诸辟支佛亦复如是,出无佛世,众生见已,皆谓如来真实灭度生忧悲想。而如来身实不灭度,如彼日月无有灭没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日出,众雾悉除;此大涅槃微妙经典亦复如是,出兴于世,若有众生一经耳者,悉能灭除一切诸恶无间罪业。是大涅槃甚深境界不可思议,善说如来微密之性。以是义故,诸善男子、善女人等,应于如来生常住心,无有变易,正法不断,僧宝不灭。是故应当多修方便勤学是典,是人不久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是故此经名为无量功德所成,亦名菩提不可穷尽。以不尽故,故得称为大般涅槃;有善光故,犹如夏日;身无边故,名大涅槃。

  菩萨品第十六

  复次,善男子,如日月光,诸明中最,一切诸明所不能及;大涅槃光亦复如是,于诸契经三昧光明最为殊胜,诸经三昧所有光明所不能及。何以故?大涅槃光能入众生诸毛孔故。众生虽无菩提之心,而能为作菩提因缘,是故复名大般涅槃。

  迦葉菩萨白佛言:世尊,如佛所说,大涅槃光入于一切众生毛孔,众生虽无菩提之心而能为作菩提因者,是义不然。何以故?世尊,犯四重禁、作五逆人及一阐提,光明入身作菩提因者,如是等辈与持净戒修习诸善有何差别?若无差别,如来何故说四依义?世尊,又如佛言,若有众生,闻大涅槃一经于耳,则得断除诸烦恼者,如来云何先说有人恒沙佛所发菩提心,闻大涅槃不解其义?若不解义,云何能断一切烦恼?

  佛言:善男子,除一阐提,其余众生闻是经已,悉皆能作菩提因缘。法声光明入毛孔者,必定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何以故?若有人能供养恭敬无量诸佛,方乃得闻《大涅槃经》,薄福之人则不得闻。所以者何?大德之人乃能得闻如是大事,凡夫下劣则不得闻。何等为大?所谓诸佛甚深秘藏,如来性是,以是义故,名为大事。

  迦葉菩萨白佛言:世尊,云何未发菩提心者得菩提因?

  佛告迦葉:若有闻是《大涅槃经》,言;我不用发菩提心诽谤正法,是人即于梦中见罗刹像心中怖懅。罗刹语言:;咄!善男子,汝今若不发菩提心,当断汝命。是人惶怖,觉已即发菩提之心。是人命终若在三趣及在人天,续复忆念菩提之心,当知是人是大菩萨摩诃萨也。以是义故,是大涅槃威神之力,能令未发菩提心者作菩提因。善男子,是名菩萨发心因缘,非无因缘。以是义故,大乘妙典真佛所说。

  复次,善男子,如虚空中兴大云雨,注于大地,枯木、石山、高原、堆阜,水所不住,流注下田,陂池悉满,利益无量一切众生;是大涅槃微妙经典亦复如是,雨大法雨,普润众生。唯一阐提发菩提心,无有是处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焦种,虽遇甘雨,百千万劫终不生芽,芽若生者,无有是处;一阐提辈亦复如是,虽闻如是大般涅槃微妙经典,终不能发菩提心芽,若能发者,无有是处。何以故?是人断灭一切善根如彼焦种,不能复生菩提根芽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明珠置浊水中,以珠威德,水即为清,投之淤泥不能令清;是大涅槃微妙经典亦复如是,置余众生五无间罪、四重禁法浊水之中,犹可澄清发菩提心,投一阐提淤泥之中,百千万岁,不能令清起菩提心。何以故?是一阐提灭诸善根,非其器故。假使是人百千万岁听受如是《大涅槃经》,终不能发菩提之心。所以者何?无善心故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药树,名曰药王,于诸药中最为殊胜,若和乳酪、若蜜、若酥、若水、若浆、若末、若丸,若以涂疮、薰身、涂目,若见若嗅,能灭众生一切诸病。如是药树不作是念:;一切众生若取我根,不应取叶;若取叶者,不应取根;若取身者,不应取皮;若取皮者,不应取身。是树虽复不生是念,而能除灭一切病苦。善男子,是大涅槃微妙经典亦复如是,能除一切众生恶业、四波罗夷、五无间罪,若内若外所有诸恶。诸有未发菩提心者,因是则得发菩提心。何以故?是妙经典,诸经中王,如彼药树,诸药中王。若有修习是大涅槃及不修者,若闻有是经典名字,闻已敬信,所有一切烦恼重病皆悉除灭,唯不能令一阐提辈安住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;如彼妙药,虽能疗愈种种重病,而不能治必死之人。

  复次,善男子,如人手疮,捉持毒药,毒则随入;若无疮者,毒则不入。一阐提辈亦复如是,无菩提因;如无疮者,毒不得入。所谓疮者即是无上菩提因缘,毒者即是第一妙药,全无疮者谓一阐提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金刚,无能坏者,悉能破坏一切之物,唯除龟甲及白羊角;是大涅槃微妙经典亦复如是,悉能安止无量众生于菩提道,唯不能令一阐提辈立菩提因。

  复次,善男子,如马齿草、娑罗翅树、尼迦罗树,虽断枝茎,续生如故。不如多罗,断已不生。是诸众生亦复如是,若得闻是《大涅槃经》,虽犯四禁及五无间,犹故能生菩提因缘。一阐提辈则不如是,虽得听受是妙经典,而不能生菩提道因。

  复次,善男子,如佉陀罗、镇头迦树,断已不生;一阐提辈亦复如是,虽得闻是《大涅槃经》,而不能发菩提因缘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大雨,终不住空;是大涅槃微妙经典亦复如是,普雨法雨于一阐提则不能住。是一阐提周体密致,犹如金刚不容外物。

  迦葉菩萨白佛言:世尊,如佛说偈:

  不见善不作,唯见恶可作,

  是处可怖畏,犹如险恶道。

  世尊,如是所说,有何等义?

  佛言:善男子,不见者谓不见佛性,善者即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不作者所谓不能亲近善友。唯见者见无因果,恶者谓谤方等大乘经典,可作者谓一阐提说无方等。以是义故,一阐提辈无心趣向清净善法。何等善法?谓涅槃也。趣涅槃者,谓能修习贤善之行,而一阐提无贤善行,是故不能趣向涅槃。是处可畏者,谓谤正法。谁应怖畏?所谓智者。何以故?以谤法者无有善心及方便故。险恶道者,谓诸行也。

  迦葉复言:如佛所说:

  云何见所作? 云何得善法?

  何处不怖畏, 如王夷坦道?

  是义何谓?

  佛言:善男子,见所作者,发露诸恶,从生死际所作诸恶,悉皆发露至无至处,以是义故,是处无畏。喻如人王所游正路,其中盗贼悉皆逃走;如是发露,一切诸恶悉灭无余。复次,不见所作者,谓一阐提所作众恶而不自见。是一阐提憍慢心故,虽多作恶,于是事中初无怖畏,以是义故,不得涅槃,喻如猕猴捉水中月。善男子,假使一切无量众生,一时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已,此诸如来亦复不见彼一阐提得成菩提,以是义故,名不见所作。又复不见谁之所作?所谓不见如来所作。佛为众生说有佛性,一阐提辈流转生死不能知见,以是义故,名为不见如来所作。又一阐提见于如来毕竟涅槃,谓真无常,犹如灯灭,膏油俱尽。何以故?是人恶业不损减故。若有菩萨所作善业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,一阐提辈虽复毁呰破坏不信,然诸菩萨犹故施与,欲共成就无上之道。何以故?诸佛法尔。

  作恶不即受, 如乳即成酪,

  犹灰覆火上, 愚者轻蹈之。

  一阐提者名为无目,是故不见阿罗汉道。如阿罗汉不行生死险恶之道。以无目故诽谤方等,不欲修习如阿罗汉勤修慈心,一阐提辈不修方等亦复如是。若人说言:;我今不信声闻经典,信受大乘读诵解说,是故我今即是菩萨。一切众生悉有佛性,以佛性故,众生身中即有十力、三十二相、八十种好。我之所说不异佛说。汝今与我俱破无量诸恶烦恼如破水瓶,以破结故,即能得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是人虽作如是演说,其心实不信有佛性,为利养故随文而说。如是说者名为恶人,如是恶人不速受果如乳成酪。譬如王使,善能谈论,巧于方便,奉命他国,宁丧身命,终不匿王所说言教;智者亦尔,于凡夫中不惜身命,要必宣说大乘方等如来秘藏:一切众生皆有佛性。

  善男子,有一阐提作罗汉像,住于空处,诽谤方等大乘经典。诸凡夫人见已,皆谓真阿罗汉,是大菩萨摩诃萨。是一阐提恶比丘辈,住阿兰若处,坏阿兰若法,见他得利,心生嫉妒,作如是言:;所有方等大乘经典,悉是天魔波旬所说。亦说如来是无常法,毁灭正法,破坏众僧。复作是言:;波旬所说非善顺说。作是宣说邪恶之法,是人作恶不即受报,如乳成酪,灰覆火上,愚轻蹈之,如是人者谓一阐提。是故当知大乘方等微妙经典必定清净,如摩尼珠投之浊水,水即为清,大乘经典亦复如是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莲华,为日所照,无不开敷;一切众生亦复如是,若得见闻大涅槃日,未发心者皆悉发心为菩提因,是故我说大涅槃光所入毛孔必为妙因。彼一阐提虽有佛性,而为无量罪垢所缠,不能得出,如蚕处茧,以是业缘,不能得生菩提妙因,流转生死无有穷已。

  复次,善男子,如优钵罗华、钵头摩华、拘物头华、芬陀利华,生淤泥中而不为彼淤泥所污;若有众生修大涅槃微妙经典亦复如是,虽有烦恼,终不为彼烦恼所污。何以故?以知如来性相力故。善男子,譬如有国多清凉风,若触众生身诸毛孔,能除一切郁蒸之恼;此大乘典《大涅槃经》亦复如是,遍入一切众生毛孔,为作菩提微妙因缘,除一阐提。何以故?非法器故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良医,解八种药,灭一切病,唯不能除阿萨阇病;一切契经禅定三昧亦复如是,能治一切贪恚愚痴诸烦恼病,能拔烦恼毒刺等箭,而不能治犯四重禁、五无间罪。善男子,复有良医,过八种术,能除众生所有病苦,唯不能治必死之病;是大涅槃大乘经典亦复如是,能除众生一切烦恼,安住如来清净妙因,未发心者令得发心,唯除必死一阐提辈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良医,能以妙药治诸盲人,令见日月星宿诸明一切色像,唯不能治生盲之人;是大乘典《大涅槃经》亦复如是,能为声闻、缘觉之人开发慧眼,令其安住无量无边大乘经典,未发心者,谓犯四禁、五无间罪,悉能令发菩提之心,唯除生盲一阐提辈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良医,善解八术,为治众生一切病苦,种种方药随病与之,所谓吐下、涂身、灌鼻,若薰、若洗、若丸、若散一切诸药,而贫愚人不欲服之。良医愍念,即将是人还其舍宅,强与令服。以药力故,所患得除。女人产难,儿衣不出,若服此药,儿衣即出,亦令婴儿安乐无患。是大乘典《大涅槃经》亦复如是,所至之处若至舍宅,能除众生无量烦恼,犯四重禁、五无间罪未发心者,悉令发心,除一阐提。

  迦葉菩萨白佛言:世尊,犯四重禁及五无间,名极重恶,譬如断截多罗树头更不复生。是等未发菩提之心,云何能与作菩提因?

  佛言:善男子,是诸众生若于梦中,梦堕地狱受诸苦恼,即生悔心:;哀哉!我等自招此罪。若我今得脱是罪者,必定当发菩提之心。我今所见最是极恶。从是觉已,即知正法,有大果报。如彼婴儿渐渐长大,常作是念:;是医最良,善解方药!我本处胎,与我母药,母以药故,身得安隐,以是因缘,我命得全。奇哉!我母受大苦恼,满足十月,怀抱我身,既生之后,推干去湿,除去不净大小便利,乳哺长养,将护我身。以是义故,当报母恩,色养侍卫,随顺供养。犯四重禁及无间罪临命终时,念是大乘《大涅槃经》,虽堕地狱、畜生、饿鬼、天上、人中,如是经典亦为是人作菩提因,除一阐提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良医及良医子,所知深奥出过诸医,善知除毒无上咒术。若恶毒蛇、若龙、若蝮,以诸咒术咒药令良。以此良药用涂革屣,以此革屣触诸毒虫,毒为之消,唯除一毒,名曰大龙。是大乘典《大涅槃经》亦复如是,若有众生犯四重禁、五无间罪,悉能消灭,令住菩提,如药革屣能消众毒,未发心者能令发心,安住无上菩提之道。是彼大乘《大涅槃经》威神药故,令诸众生生于安乐,唯除大龙一阐提辈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有人,以杂毒药用涂大鼓,于众人中击令发声,虽无心欲闻,闻之皆死,唯除一人,不横死者。是大乘典《大涅槃经》亦复如是,在在处处诸行众中有闻声者,所有贪欲、瞋恚、愚痴,悉皆灭尽。其中虽有无心思念,是大涅槃因缘力故,能灭烦恼而结自灭。犯四重禁及五无间闻是经已,亦作无上菩提因缘,渐断烦恼,除不横死一阐提辈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闇夜,诸所营作一切皆息,若未讫者要待日明;学大乘者,虽修契经一切诸定,要待大乘大涅槃日,闻是如来微密之教,然后乃当造菩提业安住正法。犹如天雨,润益增长一切诸种成就果实,悉除饥馑多受丰乐;如来秘藏无量法雨亦复如是,悉能除灭八种热病。是经出世,如彼果实,多所利益安乐一切,能令众生见如来性;如法华中,八千声闻得受记莂成大果实,如秋收冬藏,更无所作;一阐提辈亦复如是,于诸善法无所营作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良医,闻他人子非人所持,寻以妙药,并遣一使,敕语使言:;卿持此药,速与彼人。彼人若遇诸恶鬼神,以药力故,悉当远去。卿若迟晚,吾当自往,终不令彼枉横死也。若彼病人得见使者及吾威德,诸苦当除,得安隐乐。是大乘典《大涅槃经》亦复如是,若比丘、比丘尼、优婆塞、优婆夷及诸外道有能受持如是经典,读诵通利,复为他人分别广说,若自书写,令他书写,斯等皆为菩提因缘。若犯四禁及五逆罪,若为邪鬼毒恶所持,闻是经典,所有诸恶悉皆消灭,如见良医,恶鬼远去,当知是人是真菩萨摩诃萨也。何以故?暂得闻是大涅槃故,亦以生念如来常故。暂得闻者尚得如是,何况书写受持读诵!除一阐提,其余皆是菩萨摩诃萨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聋人,不闻音声;一阐提辈亦复如是,虽复欲听是妙经典而不得闻。所以者何?无因缘故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良医,一切医方无不通达,兼复广知无量咒术。是医见王,作如是言:;大王今者有必死病。其王答言:;卿不见我腹内之事,云何而言必有死病?医即答言:;若不见信,应服下药,既下之后,王自验之。王不肯服,尔时良医以咒术力令王隐处遍生疮疱,兼复[病-丙+帶]下,虫血杂出。王见是已生大怖懅,赞彼良医:;善哉!善哉!卿先所白,吾不用之,今乃知卿于吾此身作大利益。恭敬是医犹如父母。是大乘典《大涅槃经》亦复如是,于诸众生有欲无欲,悉能令彼烦恼崩落。是诸众生乃至梦中梦见是经,恭敬供养,喻如大王恭敬良医。是大良医知必死者,终不治之;是大乘典《大涅槃经》亦复如是,终不能治一阐提辈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良医,善知八种,悉能疗治一切诸病,唯不能治必死之人;诸佛菩萨亦复如是,悉能救疗一切有罪,唯不能治必死之人一阐提辈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良医,善知八种微妙经术,复能博达过于八种,以己所知先教其子,若水、若陆、山谷、药草,悉令识知;如是渐渐教八事已,次复教余最上妙术。如来应供正遍知亦复如是,先教其子诸比丘等,方便除灭一切烦恼,修学净身不坚固想,谓水、陆、山谷。水者喻身受苦如水上泡,陆者喻身不坚如芭蕉树,其山谷者喻烦恼中修无我想。以是义故,身名无我。如来如是于诸弟子渐渐教学九部经法,令善通利,然后教学如来秘藏,为其子故说如来常。如来如是说大乘典《大涅槃经》,为诸众生已发心者及未发心作菩提因,除一阐提。

  如是,善男子,是大乘典《大涅槃经》,无量无数不可思议,未曾有也。当知即是无上良医,最尊最胜,众经中王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大船,从海此岸至于彼岸,复从彼岸还至此岸;如来正觉亦复如是,乘大涅槃大乘宝船,周旋往返济渡众生,在在处处有应度者,悉令得见如来之身,以是义故,如来名曰无上船师。譬如有船则有船师,以有船师则有众生渡于大海,如来常住化度众生亦复如是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有人在大海中乘船欲渡,若得顺风,须臾之间则能得过无量由旬;若不得者,虽复久住经无量岁不离本处,有时船坏没水而死。众生如是,在彼愚痴生死大海乘诸行船,若得值遇大般涅槃猛利之风,则能疾到无上道岸;若不值遇,当久流转无量生死,或时破坏,堕于地狱、畜生、饿鬼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有人,不遇风王,久住大海作是思惟:;我等今者必在此死。如是念时,忽遇利风随顺渡海。复作是言:;快哉!是风未曾有也,令我等辈安隐得过大海之难。众生如是久处愚痴生死大海困苦穷悴,未遇如是大涅槃风,则应生念:;我等必定堕于地狱、畜生、饿鬼。是诸众生思惟是时,忽遇大乘大涅槃风,随顺吹向入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方知真实生奇特想。叹言:;快哉!我从昔来,未曾见闻如是如来微密之藏。尔乃于是《大涅槃经》生清净信。

  复次,善男子,如蛇脱皮,为死灭不?

  不也,世尊。

  善男子,如来亦尔,方便示现弃舍毒身,可言如来无常灭耶?

  不也,世尊。

  如来于此阎浮提中方便舍身,如彼毒蛇舍于故皮,是故如来名为常住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金师得好真金,随意造作种种诸器;如来亦尔,于二十五有悉能示现种种色身,为化众生拔生死故。是故如来名无边身,虽复示现种种诸身,亦名常住,无有变易。

  复次,善男子,如庵罗树及阎浮树,一年三变,有时生华光色敷荣,有时生叶滋茂蓊郁,有时雕落状似枯死。善男子,于意云何?是树实为枯死不耶?

  不也,世尊。

  善男子,如来亦尔,于三界中示三种身,有时初生,有时长大,有时涅槃,而如来身实非无常。

  迦葉菩萨赞言:善哉!诚如圣教,如来常住无有变易。

  善男子,如来密语,甚深难解。譬如大王告诸群臣:;先陀婆来。先陀婆者,一名四实:一者、盐,二者、器,三者、水,四者、马。如是四物共同一名,有智之臣善知此名:若王洗时,索先陀婆,即便奉水;若王食时,索先陀婆,即便奉盐;若王食已,欲饮浆时,索先陀婆,即便奉器;若王游时,索先陀婆,即便奉马。如是智臣善解大王四种密语,是大乘经亦复如是有四无常,大乘智臣应当善知:若佛出世为众生说如来涅槃,智臣当知,此是如来为计常者说无常相,欲令比丘修无常想;或复说言正法当灭,智臣应知,此是如来为计乐者说于苦相,欲令比丘多修苦想;或复说言,我今病苦,众僧破坏,智臣当知,此是如来为计我者说无我相,欲令比丘修无我想;或复说言,所谓空者是正解脱,智臣当知,此是如来说正解脱无二十五有,欲令比丘修学空想。以是义故,是正解脱则名为空,亦名不动。谓不动者,是解脱中无有苦故,是故不动。是正解脱为无有相,谓无相者无有色声香味触等,故名无相。是正解脱常不变易,是解脱中无有无常、热恼变易,是故解脱名曰常住不变清凉。或复说言,一切众生有如来性,智臣当知,此是如来说于常法,欲令比丘修正常法。是诸比丘若能如是随顺学者,当知是人真我弟子,善知如来微密之藏,如彼大王智慧之臣善知王意。善男子,如是大王亦有如是密语之法,何况如来而当无耶?善男子,是故如来微密之教难可得知,唯有智者乃能解我甚深佛法,非是世间凡夫品类所能信也!

  复次,善男子,如波罗奢树、迦尼迦树、阿叔迦树,值天亢旱,不生华实,及余水陆所生之物皆悉枯悴,无有润泽不能增长,一切诸药无复势力。善男子,是大乘典《大涅槃经》亦复如是,于我灭后,有诸众生不能恭敬,无有威德。何以故?是诸众生不知如来微密藏故。所以者何?以是众生薄福德故。

  复次,善男子,如来正法将欲灭尽,尔时多有行恶比丘,不知如来微密之藏,懒隋懈怠,不能读诵宣扬分别如来正法,譬如痴贼,弃舍真宝,担负草木,不解如来微密藏故,于是经中懈怠不勤。哀哉大险,当来之世甚可怖畏!苦哉众生,不勤听受是大乘典《大涅槃经》!唯诸菩萨摩诃萨等,能于是经取真实义,不著文字,随顺不逆为众生说。

  复次,善男子,如牧牛女,为欲卖乳,贪多利故,加二分水转卖与余牧牛女人;彼女得已,复加二分转复卖与近城女人;彼女得已,复加二分转复卖与城中女人;彼女得已,复加二分诣市卖之。时有一人为子纳妇,急须好乳以供宾客,至市欲买。是卖乳者多索价值,是人语言:;此乳多水,实不值是。值我今日瞻侍宾客,是故当取。取已还家,煮用作糜,无复乳味。虽无乳味,于苦味中犹胜千倍。何以故?乳之为味,诸味中最。善男子,我涅槃后,正法未灭余八十年,尔时是经于阎浮提当广流布。是时当有诸恶比丘,钞略是经,分作多分,能灭正法色香美味。是诸恶人虽复诵读如是经典,灭除如来深密要义,安置世间庄严文饰无义之语,钞前著后,钞后著前,前后著中,中著前后。当知如是诸恶比丘是魔伴侣,受畜一切不净之物,而言如来悉听我畜。如牧牛女多加水乳,诸恶比丘亦复如是,杂以世语错定是经,令多众生不得正说、正写、正取、尊重赞叹、供养恭敬。是恶比丘为利养故,不能广宣流布是经,所可分流少不足言,如彼牧牛贫穷女人展转卖乳,乃至作糜而无乳味;是大乘典《大涅槃经》亦复如是,展转薄淡无有气味。虽无气味,犹胜余经越踰千倍,如彼乳味于诸苦味其胜千倍。何以故?是大乘典《大涅槃经》,于声闻经最为上首,喻如牛乳,味中最胜,以是义故,名大涅槃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若善男子、善女人等,无有不求男子身者。何以故?一切女人皆是众恶之所住处。复次,善男子,如蚊蚋水不能令此大地润洽,其女人者淫欲难满亦复如是。譬如大地一切作丸令如芥子,如是等男与一女人共为欲事犹不能足。假使男子数如恒沙,与一女人共为欲事亦复不足。善男子,譬如大海,一切天雨百川众流皆悉归注,而彼大海未曾满足;女人之法亦复如是,假使一切悉为男子,与一女人共为欲事而亦不足。复次,善男子,如阿叔迦树、波吒罗树、迦尼迦树,春华开敷,群蜂唼取色香细味不知厌足;女人欲男,亦复如是,不知厌足。善男子,以是义故,诸善男子、善女人等听是大乘《大涅槃经》,常应呵责女人之相,求于男子。何以故?是大乘典有丈夫相,所谓佛性。若人不知是佛性者则无男相。所以者何?不能自知有佛性故。若有不能知佛性者,我说是等名为女人。若能自知有佛性者,我说是人为大丈夫。若有女人能知自身定有佛性,当知是等即为男子。善男子,是大乘典《大涅槃经》,无量无边不可思议功德之聚。何以故?以说如来秘密藏故。是故善男子、善女人,若欲速知如来密藏,应当方便勤修此经。

  迦葉菩萨白佛言:世尊,如是,如是,如佛所说。我今已有丈夫之相,得入如来微密藏故。如来今日始觉悟我,因是即得决定通达。

  佛言:善哉!善哉!善男子,汝今随顺世间之法而作是说。

  迦葉复言:我不随顺世间法也。

  佛赞迦葉:善哉!善哉!汝今所知无上法味,甚深难知而能得知,如蜂采味,汝亦如是。复次,善男子,如蚊子泽不能令此大地沾洽;当来之世是经流布亦复如是,如彼蚊泽。正法欲灭,是经先当没于此地,当知即是正法衰相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过夏,初月名秋,秋雨连注;此大乘典《大涅槃经》亦复如是,为彼南方诸菩萨故,当广流布降注法雨弥满其处。正法欲灭,当至罽宾,具足无缺潜没地中。或有信者,或不信者,如是大乘方等经典甘露法味悉没于地。是经没已,一切诸余大乘经典皆悉灭没。若得是经具足无缺,人中象王诸菩萨等当知,如来无上正法将灭不久。

  尔时,文殊师利白佛言:世尊,今此纯陀犹有疑心,唯愿如来重为分别,令得除断。

  佛言:善男子,云何疑心?汝当说之,当为除断。

  文殊师利言:纯陀心疑如来常住,以得知见佛性力故。若见佛性而为常者,本未见时应是无常。若本无常,后亦应尔。何以故?如世间物,本无今有,已有还无,如是等物悉是无常。以是义故,诸佛、菩萨、声闻、缘觉无有差别。

  尔时,世尊即说偈言:

  本有今无, 本无今有,

  三世有法, 无有是处。

  善男子,以是义故,诸佛、菩萨、声闻、缘觉,亦有差别,亦无差别。

  文殊师利赞言:善哉!诚如圣教,我今始解诸佛、菩萨、声闻、缘觉,亦有差别,亦无差别。

  迦葉菩萨白佛言:世尊,如佛所说,诸佛、菩萨、声闻、缘觉性无差别。唯愿如来分别广说,利益安乐一切众生。

  佛言:善男子,谛听!谛听!当为汝说。

  善男子,譬如长者,多畜乳牛有种种色,常令一人守护将养。是人有时为祠祀故,尽构诸牛著一器中,见诸牛乳同一白色,寻便惊怪:;牛色各异,其乳云何皆同一色?是人思惟:;如此一切,皆是众生业报因缘令乳色一。善男子,声闻、缘觉、菩萨亦尔,同一佛性犹如彼乳。所以者何?同尽漏故。而诸众生言佛、菩萨、声闻、缘觉而有差别,有诸声闻凡夫之人,疑于三乘云何无别?是诸众生久后自解一切三乘同一佛性,犹如彼人解悟乳相由业因缘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金矿,淘炼滓秽,然后销融成金之后价值无量。善男子,声闻、缘觉、菩萨亦尔,皆得成就同一佛性。何以故?除烦恼故,如彼金矿除诸滓秽。以是义故,一切众生同一佛性无有差别。以其先闻如来密藏,后成佛时自然得知,如彼长者知乳一相。何以故?以断无量亿烦恼故。

  迦葉菩萨白佛言:世尊,若一切众生有佛性者,佛与众生有何差别?如是说者多有过咎。若诸众生皆有佛性,何因缘故,舍利弗等以小涅槃而般涅槃?缘觉之人于中涅槃而般涅槃?菩萨之人于大涅槃而般涅槃?如是等人若同佛性,何故不同如来涅槃而般涅槃?

  善男子,诸佛世尊所得涅槃,非诸声闻、缘觉所得。以是义故,大般涅槃名为善有。世若无佛,非无二乘得二涅槃。

  迦葉复言:是义云何?

  佛言:无量无边阿僧祇劫,乃有一佛出现于世开示三乘。善男子,如汝所言,菩萨、二乘无差别者,我先于此如来密藏大涅槃中已说其义:诸阿罗汉无有善有。何以故?诸阿罗汉悉当得是大涅槃故。以是义故,大般涅槃有毕竟乐,是故名为大般涅槃。

  迦葉言:如佛说者,我今始知差别之义、无差别义。何以故?一切菩萨、声闻、缘觉未来之世皆当归于大般涅槃,譬如众流归于大海,是故声闻、缘觉之人悉名为常,非是无常。以是义故,亦有差别,亦无差别。

  迦葉言:云何性差别?

  佛言:善男子,声闻如乳,缘觉如酪,菩萨之人如生熟酥,诸佛世尊犹如醍醐。以是义故,大涅槃中说四种性而有差别。

  迦葉复言:一切众生性相云何?

  佛言:善男子,如牛新生,乳血未别,凡夫之性杂诸烦恼亦复如是。

  迦葉复言:拘尸那城有旃陀罗,名曰欢喜,佛记是人,由一发心,当于此界千佛数中速成无上正真之道。以何等故,如来不记尊者舍利弗、目揵连等速成佛道?

  佛言:善男子,或有声闻、缘觉、菩萨作誓愿言:;我当久久护持正法,然后乃成无上佛道。以发速愿故与速记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譬如商人有无价宝,诣市卖之,愚人见已不识轻笑。宝主唱言:;我此宝珠价值无数。闻已复笑,各各相谓:;此非真宝,是玻瓈珠。善男子,声闻、缘觉亦复如是,若闻速记则便懈怠轻笑薄贱,如彼愚人不识真宝。于未来世有诸比丘,不能精勤修习善法,贫穷困苦饥饿所逼,因是出家长养其身,心志轻躁,邪命谄曲。若闻如来授诸声闻速疾记者,便当大笑轻慢毁呰,当知是等即是破戒,自言已得过人之法。以是义故,随发速愿故与速记,护正法者为授远记。

  迦葉菩萨复白佛言:世尊,菩萨摩诃萨云何当得不坏眷属?

  佛告迦葉:若诸菩萨勤加精进欲护正法,以是因缘,所得眷属不可沮坏。

  迦葉菩萨复白佛言:世尊,何因缘故众生得此唇口干焦?

  佛告迦葉:若有不识三宝常存,以是因缘唇口干焦。如人口爽,不知甜、苦、辛、醋、咸、淡六味差别。一切众生愚痴无智,不识三宝是长存法,是故名为唇口干焦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若有众生不知如来是常住者,当知是人则为生盲。若知如来是常住者,如是之人虽有肉眼,我说是等名为天眼。

  复次,善男子,若有能知如来是常,当知是人久已修习如是经典,我说是等亦名天眼。虽有天眼而不能知如来是常,我说斯等名为肉眼,是人乃至不识自身手足支节,亦复不能令他识知,以是义故名为肉眼。

  复次,善男子,如来常为一切众生而作父母。所以者何?一切众生种种形类,二足、四足、多足、无足,佛以一音而为说法,彼彼异类各各得解,悉皆叹言:;如来今日为我说法。以是义故名为父母。

  复次,善男子,如人生子始十六月,虽复语言未可解了,而彼父母欲教其语,先同其音渐渐教之,是父母语可不正耶?

  不也,世尊。

  善男子,诸佛如来亦复如是,随诸众生种种音声而为说法。为令安住佛正法故,随所应见而为示现种种形像,如来如是同彼语言,可不正耶?

  不也,世尊。何以故?如来所说如师子吼,随顺世间种种音声,而为众生劝说妙法。

本文链接:第九卷 南本大般涅槃经

上一篇:撰集百缘经全文(第八卷)

下一篇:僧人托钵行脚的含义

相关文章

  • 第十八卷 南本大般涅槃经

    第十八卷 南本大般涅槃经梵行品第二十之五  尔时,世尊在双树间,见阿阇世闷绝躄地,即告大

    2019-06-26

  • 第三十二卷 南本大般涅槃经

    第三十二卷 南本大般涅槃经迦葉菩萨品第二十四之二  善男子,如是诤讼是佛境界,非诸声闻、

    2019-06-26

  • 第十六卷 南本大般涅槃经

    第十六卷 南本大般涅槃经梵行品第二十之三  迦葉菩萨言:如佛世尊为舍利弗说:;世间知者,我

    2019-06-26

李罕诵地藏经

佛学文化源远流长,地藏经是大乘佛教重要经典,也是现代佛门中流传最广、修学人数最多的经典之一,经中强调地藏菩萨不可思议之大愿力。为传承发扬佛之文化惠普大“众”,大藏经语音工程创始人李罕秉持虔诚的态度,特录制地藏经念诵视频奉献于世人。

李罕视频
经藏网